博客网 >

      我1996年4月从被抓进合肥市精神病院误诊精分症经强制治疗大受抗精药抗磨后被爸接回家,直到2008年春处境一直很困难.我靠信主才撑过来.2008年我脖子锻炼受伤后,大学同学老班长周琼为我去深圳的医院咨询伤情,当我卧床不起接到他深圳打来的电话后,我感到很温暖,原来组织上并沒忘记我,后来他几次从深圳来我家看望我,送来很好的许多水果,我因脚伤只好口头感谢,连送他出家门都不行.我明白,这不仅是他个人,也是我们社会对我的友好.我诸暨老家的共产党员三伯伯周国平全家也几次来肥看我,来电关怀,我十分感动.当时有脚伤我只能坐轮椅,我爸上海戏剧学院校友叶聪明医生来我家-百几十次用膏药针灸治好脚痛,冯德勋中医放出了我脚底的脓血,卞恒峰中医天天与我聊天打发时间.这样在社会关怀下,我处境从2008年起渐渐好转.可惜2011年因长期吃氯氮平首次引起头痛.无奈中我怀着对合肥市精神病院的恐惧,只好自愿住入三个月治头痛,这次心医孙婷婷和夏海涛不仅没亏待我,还诚心想办法治好了头痛,后来我出院后多次写信对孙夏两心医衷心谢谢.从那时起,直到现在,该院心医都没亏待过我,都诚心为我消除抗精药的副作用,但靠目前的精神医药,很难做到,这当然不能怪他们了.近几年合肥江淮汽车厂原党委书记毕为月老人得知了我的经历,还介绍我加入了一大群老同志的聊天会,大家一起七嘴八舌消磨时间.现爸也沒再骂我了,妈为我在上海办了社保,谢谢上海社保毎月给我发钱.偶尔我还去跳交谊舞健身娱乐.由于自己这番经历,我对被精神病者也表示深切同情!大家都出于怕再次被抓吃药,被迫维权.这种误诊该怪谁呢?也许精神病医学本身就不完善,当然还有其他也许.尽管我现在仍是"精神病",我仍怕自己再被抓治成痴呆.但是我也知道,科学发展迅猛,未来总有一天,那时的精神医学能澄清我的误诊,还我一个清白,我会一直等下去.每当想起我的不幸过去,心里难免仍感到恐惧和牢骚,不过想想现在,国家己全力反腐五年了,老百姓的日子一定会更好!谢谢组织上的关怀!2017年12日10日,我承认了心医诊断我精神病符合精神医学标准,谢谢组织上和精神病院旳关怀!



<< 周欣博客清単 / 标准模型动力学简介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冲浪者周欣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